Sophia

早睡早起身体好



同桌谢佳心情不好,被花裤子伤了心。

我瞅了眼坐在后排的花裤子。

哼,真是两面三刀的渣男人。

当然我没有嗦粗来。

不,作为被大家爱着的小小天使,我要发大招了!!!

然后我就坚定地握住了她的手,! 一脸正义!

该说点啥……

woc我要说啥???!

然后我突然灵光一闪,看见隔壁的猥琐男。

“猥琐男! 你快喊一句:‘谢佳你咋着哭了!!大声点让花裤子听见!’”      

“别!”哭成泥的谢佳这么说,还在傲娇。

“JUST干!莫怂!听我的!”我道。

然后猥琐男就真的那么做了。

然后被谢佳形式性的一掌拍翻!

完美!这个掌脸我给十分!!!

真,掌脸。

猥琐男:“你们没有告诉我剧本的后半部分……”掩面而泣。

maya我不敢看花裤子的表情。

不过戏做都做了,总会有收成的!

“谢谢啊……”谢佳擦着泪说。

“妈的!老子呢!你们考虑过老子的脸的感受吗!”猥琐男怒。

总之我们那一片桌子在自习课上乱成一锅粥。

然后谢佳一边哭一边笑成傻逼。

谢佳说,“麻痹的老子心情不好你们还逗我乐。……妈的肚子笑抽了。”

我也笑哭了。

“谢佳……你的妆花了……”

“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在众人看傻逼的目光中,我们仨抱成一团又哭又笑。

今天也被自己的机智帅气感动着。

:D

大触你们还缺腿部挂件吗,会吃饭的那种。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传说中的社.会青年,

每当月圆之夜,他们都会举行一种古老而神秘的仪式——

据说这群社会青年自称血鸩帮。出没于各大娱乐厅干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学生克星,专治各种不服。

也据说这个组织牛逼哄哄的头目三日月、汤姆苏有一双自带夜光的美丽双眼,在他手下人暗沉的黑色皮衣皮鞋中爆芒,闪瞎人眼。

再据说这个三日月是个gay,而且是那种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风流的gay。

这帮社会青年唱了起来——

扛莽北鼻药药,扛起枪和炮,啥都瘪说咱都是弟兄,哥带你上天带你浪咱票子大把的撒,咱有酒有肉有美人,跟着哥哥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浪里个浪——

咱们都是黑射会咱们唱的这.个.音.乐.叫做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会摇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会揺OH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社

头目三日月跳了起来,摩擦摩擦,那魔鬼的步伐,直接把小狐丸的墨镜给爆了。

小狐丸吓得直接捂起裤裆喊麻麻。

瞅什么瞅!那是汗湿!

小学生小狐丸攥了攥兜里的五块钱,这是省吃俭用留着买口香糖泡水灵灵的小学妹的,风骚的掏出来,约吗,一片带你去厕所谈人生。

正想跑路就被人盯上了。

“哟,这不是小狐丸兄嘛,您要上哪个去啊↘↗”

三日月说罢用那双帅绝人寰的小眼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小狐丸。

小妖精三日月英气逼人的颜:一脸的憋装傻,在风中狂草的发丝,皮衣包裹的小腰,还有指尖明了又灭的香烟——

小狐丸觉得他裆下又不好了。

“……麻溜的说正事没事我就回去挊了”

三日月莞尔一笑,用那两根嫩白细腻的手指,优雅地夹起一小包方正的袋子。

“来一发吗☆”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打了一万多字的稿掉了,天妒英才。

所以说po并不知道自己在干啥。